天籁尚余音

【雷卡】恰逢时 一

  一切都是那么乏味。

  被驯养得丧失野性的鹦鹉,只晓学舌,偏生像极了那些谄媚者的模样,瞪着圆眼,令人作呕;花草也都是叫人严格修剪过的,散发着所谓“艺术”的气息,不过是千篇一律,叫自己戴上面具,也叫这无力回手的植物依着自己的心意来讨好别人,真是可笑。雷狮如此想着,脸上却无半点笑意。

  弱者只能被摆布。少年的脑海里闪出这一句话。

  不过,比起弱者,还是那些不敢回手的怯懦者更令人讨厌。他边走边想。

  今天还是这么无聊啊。“邀来上课的老师被晾在房里喝茶,雷狮草草披了外衣溜出来,他才不想听先生干巴巴的讲学,枯燥单调的文字他早就听腻了,果然学习的话还是在学校有意思,得找个理由说服老爹放他去学校上课啊······不过如果上学的话还是得赶上课程,要不再去图书馆看看?雷狮正如是想着,花坛的另一侧渐渐传来声响。

  “嗯······这是什么字啊?”

  “叫你平时不好好用功,这下傻眼了吧,卡米尔比你小,识的字倒比你多。”

  “哥!哪有你这么揭我短的。”兄弟中较小的嘟着嘴,“没意思,快看后面啦。”说着他心急地把手伸向书页,只听“嘶啦”一声,那页纸被扯开一个角。

  “啊······那、那个,我不是故、故意的······”少年的声音越说越低,后来见卡米尔默不作声,只是把书合了起来,埋着头不说话,以为对方哭了,奈何脸皮薄,拉不下面子道歉,情急之下拔高了声音:“别哭了!你再哭我就······”

  一只冰凉的手猛地塞到他的后颈处。

  男孩一缩脖子,摆好凶神恶煞的表情转过头来,一看是雷狮,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窜到哥哥身后,故作凶狠地呲牙。

  “哼。”

  “你!”

  兄弟中较年长的见到雷狮便假装不认识,“我先去找些能粘的来,你先陪着卡米尔。”说完撒腿就跑。

  “哪有你这样的!”

  “蠢货。”雷狮抽回手看那个孩子追着他哥的背影跑远却把卡米尔一个留在这,有点嫌弃地甩甩手,转过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卡米尔。卡米尔此时也抬着看他,目光平静无波,他有点意外地挑起眉。

  “喂,你那本书翻来给我看看。”

  他靠着卡米尔坐下,说的是命令的语句,但口气是难得的温和,冰冷的手触着卡米尔的,引得他轻颤,卡米尔顺从地翻开书。

  “嗯?这是······”

  再翻过一页,书上的小人儿立了起来,伸出手渴望触碰到书页之外,按着内容来说,他是想走出舒适的家,到外面的世界去,只因为好奇和黄鹂儿的歌声。

  雷狮挑了挑眉,伸手想继续翻下去,看看那不自量力的人儿是生是死,纸却被卡米尔轻轻压着,无奈收回手,单单看着纸上夸张的色彩。

  “刚刚你怎么不生气。”雷狮无聊了,抛出个话头。

  “他们不是故意的,而且他们人很好。”就连对我这样的人也是。卡米尔抿抿唇,抬眼注视着雷狮,“书已经撕破了,生气也没有意义。”

  “······哼,我看他们会觉得你好欺负。”雷狮伸出手揉乱卡米尔的头发。

  卡米尔不习惯地眯起眼睛,皱着眉头却还是让雷狮摸了个痛快。

  “蠢货。”喧闹渐渐蔓延开来,雷狮瞧着远远跑来的两个小家伙,站起身,拍掉身上的灰径直离开,“现在有人陪你了。”

  “卡米尔!卡米尔!我们带了胶水来!”

  卡米尔收回目光,把书翻回到最处的那页。

  他不知道雷狮今天怎么会有心情来和他看书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他,他只知道刚刚雷狮俯身站在他面前,天空寻常地下着微雪,而雷狮未知情绪的紫色眼眸中倒映着自己的模样,使得他没来由的心悸了一下,却又不像母亲的心痛,想不出答案,卡米尔跳过来这个问题。

  不过既然他对立体书感兴趣的话,以后再带几本结局好的来吧,卡米尔想。接着又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,微微摇头,他这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,今天的一切都泛着诡异,不管是雷狮的出现,还是自己的古怪。我生病了吗?卡米尔疑惑地歪头。

  “完成了!更新的一样!”兄弟二人完全没发觉到卡米尔的异样。

  书房外传来喜悦的欢呼,雷狮回过头来三人却已走远。

  沉重暗色的书放了满架,空气里似乎都弥漫着霉味,雷狮看着它们一副老旧严肃的样子,也猜到里面没有适合小孩子看的立体书了,有些烦躁。

  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被抱着书的孩子吸引啊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来不及码了先到这里吧。

评论(2)
热度(11)

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。

© 天籁尚余音 | Powered by LOFTER